家是緣分,不是常有

嘉珩最喜歡的電視電影是《殺人軟件》。故事說一名職業殺手在執行任務時卻救了人質。嘉珩說:就好像說自己一樣

■ 作者朗晴是打雜一名,自小卑微,藉寫作舒發工作和生活上的壓力,憑歌寄意。

在小學及中學,嘉珩都被欺凌。隨著時間流逝,長大的「我」就會自動關起來保護自己。嘉珩中一輟學後,便不願留在家嘈屋閉,被拳打腳踢的家。於是流連在青年中心、圖書館、網吧。一個人搬出來已經十九年,嘉珩常回望過去… 

有一次聽到有「展翅計劃」,於是去申請。教電腦班的阿Sir問嘉珩有無諗過讀夜校提升自己。於是嘉珩由中一讀至中五,成績單滿江紅。嘉珩說:自問不是一個讀書材料。

嘉珩做過不同工作:網吧做了四天,頂唔順煙味太勁辭職。之後送外賣、在工廠飯堂樓面做水吧。又試過做店務員及跟車送貨。都是幾日至兩年。 

我問嘉珩,最不喜歡自己甚麼?他說:「是右腳。絕對介意。」我是明知故問,我見他的腳時不時貼上藥膏,也從不穿短褲。「是做送外賣時開始這樣。我穿便宜的白飯魚,不防水,而廚房常積水,尤其落雨打風送外賣,由頭濕到落腳。」那時嘉珩要打止痛針、消炎針、食類固醇,痛不欲生。

 這段日子,他心裡哼著孫耀威的《燭光》:

下雨天,使我無力氣。我心已死,一切像已到了限期

再多的波折我都可 憑著袮伴我跨過

嘉珩實習時做過學校文員、活動助理、那時正職工作是青年大使、活動工作員、屋邨保安員,間中客串臨時演員。除臨時演員外,他最喜歡在青年中心那份工。那年家人出了經濟問題,為幫家人渡過難關,他向財務公司借錢。由於無法準時還錢,財務公司去他工作的青年中心淋油。嘉珩不想為青年中心帶來麻煩,自行辭職。

嘉珩回想小時,每天回家做功課,見著父親赤膊睇賽馬,也不時帶他飲茶。媽媽是最好的,悉心照顧家人。直至一天,父母離婚。母親每天哭泣,情緒亦出了問題,嘉珩壓力爆煲。從此,負上搵錢回家的責任。租、水、電、煤點算好?就快截電。嘉珩用盡方法幫屋企,也支撐不住,最後愛莫能助。錢錢錢 … 俾我靜下好不好?慶幸其後找到一份穩定工作,用了幾年時間將債還清。

嘉珩平時有去圖書館看報的習慣。常在報章看到人在火遮眼的時候會衝動做出傻事。他好奇人的心理是怎樣的?算不算變態?壓力爆煲的他,其實在問自己。

工餘時間做臨時演員,他希望演奸角。但每次導演都不讓他演,說他樣子不夠奸。

嘉珩最喜歡的電視電影是《殺人軟件》。故事說一名職業殺手在執行任務時卻救了人質。嘉珩說:就好像說自己一樣。人人都覺得殺手是壞人,他為錢殺人,但其實內心是有感情的。

嘉珩明白防衛機制令自己不易向人表白,所以甚少朋友。每月出糧,他會拿一部分回家,但放下家用便走,不多說半句,以免嘈交。

問嘉珩的志願,他說希望做社工。當然,嘉珩知道他的學歷無法當一個社工。自少,青年中心就是他的家,給他溫暖,聽他心事。嘉珩很懷念社工「斬埋料」來家訪,傾了一晚的家事。他覺得社工就是家人。

嘉珩每晚都感到寂寞,惟有聽歌解悶。有時,就拿兩罐啤酒,在月下與影對飲,一醉解愁…

細個在噴水池影相之後

一直以來 每一年一個心願

就是

一家人合照

嘉珩最喜歡的電視電影是《殺人軟件》。故事說一名職業殺手在執行任務時卻救了人質。嘉珩說:就好像說自己一樣 ■&n…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